开往   虫洞   排行榜 统计
  • 文章总数:219 篇
  • 评论总数:602 条
  • 分类总数:6 个
  • 最后更新:4月7日

不是年味变淡了,只是我们长大了

本文阅读 8 分钟
首页 随记 正文

春节,是专属于中国人的新年节日,它寓意着成长、团聚,散发着喜庆、希望,是许多人一年到头最盼望的节日。

Test

每年,随着春节的临近,“年味”一词总是多次被人们提及。鞭炮不能放,春联少有人贴,人们在微信上转发各种祝福语言……年味,好像越来越淡了。

即使这样,人们依然期盼春节到来,回家过年是大多数人固定的过年模式。人们依然期待那些年的瞬间,年的味道。

为什么年味慢慢变淡了,人们对过年依然有回家的执念?越临近春节,人们想回家的心就越迫切,不知你,是否有相同的执念,是否已经定下归期的日程?

小时候,天天穿校服的我们,特别期待过年能买新衣服。妈妈们会提前一个月,带着小朋友们去各个服装店,一间间,一件件挑过去,这是一件被认真对待的事情。

现在长大了,脱下了校服,衣着不再单调重复。拿起手机下单,很快就能收到新衣服。当年那些让人期待的事情,如今轻易便可以完成,得到最即时的快乐。

人们的快乐变得容易,曾经过年才能满足的愿望,成为了生活日常,人们对年的感觉慢慢没了那么强烈。

小时候,最先感受到年味,是从街头巷尾的各种红色开始的,到处张灯结彩。寻常人家的新年味道,便是在贴上春联那个瞬间开始的。

自古以来,中国人就有贴春联的传统。最早的春联来源于桃符,正月初一那天,人们在桃木板上写着“神荼”、“郁垒”,挂在门上,保家门平安。后来慢慢演变成我们今日看到的春联,成为一种新年习俗。

那时候,每到快过年,爷爷就会到批发市场买大大的红纸,用刀裁成春联的长度大小,一张张铺在大桌子上。

爷爷的字写得好,总要多写几幅送给街坊邻居们和亲戚朋友们。他戴上老花镜,提着毛笔蘸蘸墨汁,落笔依然遒劲有力,一笔一划认真写下,写满了各种喜气洋洋的话。写好一幅,他就放在旁边让我读一读,问我,这幅对联的寓意怎么样,好不好。然后,宁静的冬日里突然响起一阵阵炮仗声,掩盖住我们的谈笑声。

如今,人们说春联俗气,也说它贴上去撕下来破坏墙面,于是慢慢有了绸面的、刺绣的、甚至电子屏的用以代替,挂在各家各户里。那一声声鞭炮声,烟花声,在城市里几乎听不到了。

年味是通过种种体验,种种行为形成的,而许多传统的年俗,正在慢慢消逝,慢慢被代替。当人们不再亲身经历某些年俗,不再写春联、贴春联,不再看锣鼓舞狮,年的感觉也越来越淡了。

以前,我们的住宅模式主要是以院落、街区为单位。那时候,我们和爷爷奶奶,伯伯姑姑,一家老小几十口,都住在一个大院里。每到过年,初一一大早,堂姐就会叫醒还在被窝的弟弟妹妹,“春节锣鼓队伍马上就要演到巷子口了,还不快醒醒!”不一会儿,敲锣击鼓的节奏声越来越近,巷子口开始人山人海。

初一到初七,每天会到不同的亲戚家里吃团圆饭,今天去姑姑家,明天去大伯家。一家子在一起,七嘴八舌说着家长里短的事,好像总说不完,熙熙攘攘,十分热闹。

那时候家很大,几世同堂,兄弟姐妹有很多。现在,独生子女让家变得越来越小。

人们陆续离开院落弄堂,纷纷搬进高楼大厦,关上防盗门,年味就只存在这个小小的居室里。人们离开了家乡,分布在天南地北,联系越来越少,感情也渐渐生疏了。

有人说,从民俗学的角度来讲,年味是承载着一家老小血缘关系的凭证,是家族宗族关系的重要纽带。

宗族式社会的渐渐瓦解,大家庭也在慢慢解构。过年的时候,少了人气、少了人情,热热闹闹的氛围也越来越淡了。

年味,是越来越淡了。但人们对过年,依然有着最质朴和最共同的诉求,那就是回家团圆。

候鸟要归巢,人们要回家。每到年尾,这就会一直成为萦绕在人们心间的念头。

人们计算着时间抢车票,生怕买不到。到站下车的那一刻,闻闻家乡熟悉的气味,见见久违的亲人,就好像鱼儿回到了水里,卸下所有的防备和表演。

妈妈置办的年夜饭摆满了一大桌子,爸爸从花市搬回来的花把家里装扮得亮堂堂,好像只有走进这个家门,才有那种强烈的意识:年,真的要来了。

而团圆、相聚,依然是春节最大的意义,也成为如今春节最重要的年味。

或许,年味是淡了,但它会一直在,也永远不会消失。许多人换了一种过年的方式,但只要产生了家的感觉,年的味道就有了。因为年味的本质,就是团聚的心。这种团聚,一直是人们固定而坚实的情感需求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
-- 展开阅读全文 --
新春快乐
« 上一篇 02-10
css如何去掉li前面的点
下一篇 » 04-07
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

作者信息

喜聞樂見
记录生活,分享与留存。
TA的最新作品
    请配置好页面缩略名选项

热门文章

最多点赞

标签TAG

热评文章